>

郭伟访问,学习楷书有如何实惠

- 编辑:betway必威官方网站 -

郭伟访问,学习楷书有如何实惠

  郭伟

问:学习篆书有什么好处?如果学习从什么字贴入手好呢?

图片 1

  号研经庐

图片 2

书法欣赏【包山楚简】

  1 9 5 0年出生

谢谢“我一直在睡”好友的邀请!

         金文书法笔法中正浑厚、力透纸背,可以克服简帛书尖、薄、滑、流的弊端,书写时既保持了鲜活生动又不流滑。用金文的笔法写简帛书,虽然表面有简书的味道,但骨子里仍是厚重的底蕴。文字取法避繁就简。简帛书字形繁复,有很多字与金文和小篆相差悬殊,十分生僻,有的接近隶书。写篆书对其他书体大有裨益,特别是大篆对其他书体的创作具有潜移默化的辅助功效。由于兼及篆刻创作,主张印从书出,印章自然就带有篆书味道;反过来,篆书也有金石气息和肯定果断的力感。写草书也与篆书笔法相互影响和补益,这是书体之间互相通悟的结果。

  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篆书专业委员会副主任

关于“学习篆书有什么好处,如果学习从什么帖入手好”这个问题,我谈谈自己的一丁点儿粗浅看法,供题主参考。

图片 3

  云南省文联副主席、云南省书法家协会主席

第一,学习篆书的好处

书法欣赏【郭店楚简】

  采访时间:2013年6月29日下午

篆书是书道之极。

       在简帛书法作品临习中要注意以下几点:融会变通。写简帛书不可全盘照搬。取《包山楚简》的秀逸洒脱、《郭店楚简》的流畅生动、《子弹库帛书》的圆润婉劲,旁参《战国纵横家》的雄毅刚劲,在理解和领悟中展现楚简的质朴和浪漫。将金文笔法融入简帛书。如果说经典的金文具有阳刚之美的话,那么手写的楚简帛书就体现了篆书的阴柔之美。如果一味追求阴柔,笔下必然单薄,缺少生气。金文与简帛书的差异。金文气息内敛,线条短粗、厚重圆浑;简帛书笔调轻松散漫,不拘成法,一任自然。一种是铸造的,一种是书写的,形成鲜明对比。金文是源,简帛书是流。

  采访地点:云南郭伟书法传承馆

《书法正传》中说:古人以书名者,必通篆籀,篆籀所以为诸体之本。

图片 4

  记 者:郭老师,您怎么理解书法的创作问题?

《书诀》中说 :古大家之书,必通篆籀然后结构纯古,使转劲逸,伯喈以下尽然。颜鲁公《争座》书有篆籀气象,乃其证也。

书法视频【子弹库帛书】截图

  郭 伟:书法创作是无止境的,我的创作,自认为十有八九是垃圾,剩下的那一点固然不是垃圾,但也绝不是精品,只能说是稍能入眼的作品。我个人比较低能,比较笨拙,所以我的创作成功率甚低,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书法家的创作状态和作品的质量因人而异,有的书法家天赋高,比较有才智,所以他们创作的成功率高一些。所以我就遵循勤能补拙的道理,希望下更大的功夫来构思书写作品。

东汉蔡邕在其作《篆势》一文中赞美篆书道:“处篇籍之首目,粲彬彬其可观,摛华艳于素,为学艺之范先。” 由此可见,王羲之的家传学书诀窍是:穷篆籀,工省而易成。王羲之之所以能光耀百代成为“书圣”,显然是与他认识到了学练篆书的重要意义,并苦练篆书是分不开的。

       写象结体很容易,但写出神采需要依赖笔法。写金文,发挥毛笔的特性,注重书写性,不盲目追求铸造痕迹。实践中,借用小篆的笔法写金文,作品呈现出严谨凝练的气象。我写大篆,以中锋为主,侧锋为辅,用笔厚重果断,强调提按变化。写简帛书贵在取舍和提炼。在学习小篆和大篆后,我关注到了战国金文,取其简约高古,同时也关注到了黄宾虹,取其用笔、用墨上的生动变化。见到《包山楚简》的资料时,我被这种金文时代手写体的鲜活灵动和神秘意象所折服。

  记 者:郭伟老师,对于书法的内容与形式,您怎么看待二者的关系?时下有的书法家就忽视了内容,往往在形式上追求的比较多。

王羲之还说,草书亦复须篆势、八分、古隶相杂。

       写简帛书,取形易,取神难。写楚简帛书,应有取舍和提炼,离不开金文的支撑,我以金文为里,简帛书为表,于是书作形成当下的面目。临习小篆可以锤炼线条的质量,锻炼腕力,规范笔性,这是习篆的一个重要基础。由于小篆结体较固定,具有装饰之美,但在书法艺术水准上,很难有突破。写大篆,掌握笔法是关键。由小篆过渡到大篆,要顺乎自然。无论是《墙盘》、《毛公鼎》等浑穆沉雄一路的大篆,还是《散氏盘》等开张雄肆一路的大篆。

  郭 伟:书法的形式不宜太过于追求,书法创作本身有较为稳定的模式,几千年传统书法长河留给我们的东西,要哪种风格有哪种风格,要什么形式有什么形式,足够我们取法。现在谈所谓的形式,似乎是在章法上吸取西方现代艺术或者近代日本书法的一些布局结构方式,其实那个也不是很稀奇的东西,可视为小道。李瑞清有一段话:“古来学问家,虽不善书,而其书自有书卷气。故书以气味为第一。不然但成手技,不足贵也。”书法的形式我觉得都是表象的。我认为最精髓的、最重要的是作品的文化内涵。而东方艺术和西方艺术,区别就在这儿。中国艺术追求的境界是一种非常平和的,非常平淡的境界。可这平淡跟平和却含有极深的文化内涵。我们追求的是玩味或者是回味,在中国书法里面尤其重要。你今天看着不起眼,或许明天看着你就会有些许感受,可能过了一年过来看,就有不同的体会和认知。这是中国书法的魅力所在,这是孕育了中国书法的中国传统文化的魅力。而西方艺术品需要的抢眼、强烈,让你一眼看了就忘不了。那么第二天你不看了,把它扔到垃圾堆里面,也没人认为你荒诞,那是很正常的。它需要的是一瞬间的视觉冲击与印象,都不需要太多内涵意蕴来支撑的。中国艺术则讲究内涵,讲究内在的东西,我想这是东西方文化的很重要的分水岭。显而易见,过于追求和讲究形式都不会产生纯艺术,反倒易于坠入工艺一流。当然,我不会、也不能批评或责备在这方面做尝试的朋友,毕竟探索永远都是可贵的,都值得赞赏。中国书法艺术要能融入其他文化元素,使之更加丰富,对此,我是很欢迎的。但就书法现状看,我们自己要把自己的文化传统吸收得非常充分,非常完满,就很不容易了。所以在这一方面,就个人来说,我还需要做很大的努力。因为形式这个东西,刚才我说的,我不太注重它,但是不注重不等于不要。书法自有其章法可循,中堂是中堂的写法,横幅有横幅的布局,小品有小品的结构。我个人的体会是,选择书写内容很重要。选定后,无论诗词文赋,首先考虑这个内容用什么形制,用什么书体?须知不同的书体、形制,书写出来的结果是完全不同的,可以显现出完全不一样的形态。所以我首先考虑它用什么书体。决定书体以后,我再决定它应该用什么形式,写成一个条幅还是写成一个横幅,写成一个手卷,还是写成一本册页,还是写成一个大中堂,这就是我们所谓的形制。书体和形制决定之后再开始书写。我想,如果能把内容所表达的意境,用相应的书法创作表现出来,那是最完美不过的,可这是很困难的,然而,我们不都应该去尝试吗?譬如说“大江东去”,用小楷册页或者小楷手卷写出来,肯定能写漂亮。但是跟这个词的意境,好像就不是很协调,我觉得起码没从气势上把它的豪放表现出来。那么写一个婉约的“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之类的,你用斗大的字写个大中堂,可以想象,那肯定是不舒服的,让人看着一定笑话。我想这个在中国文化里面是很讲究的,所以形式跟创作的关系,是很有必要讲究的,就是看我们愿不愿意去摸索和追求。

康有为在《广艺舟双楫》中说:“精于篆者能竖。” 一切书体都离不开竖,也就是说,只要是学书法之人,都得先学篆书。

更多书法欣赏

  记 者:郭老师,刚才您这段话的意思我可以这样理解,就是形式是内容的一种特殊载体?

关于学习篆书有什么好处,以上均为引经据典,请题主认真悟一悟,一切都明白了。

  郭 伟:你说得很对。有一些书法家在一段时间曾经提出过,书法看的就是线条,看的就是单字,所以写什么内容无关紧要。我认为这里忽略了一个最重要的问题,几千年书法所承载的文化内涵,其于优雅线条美之外,其书写文辞之美,则体现了书写者的文化素养、伦理道德取向、审美心态等等。书法固然是用柔软的毛笔蘸上浓黑的墨水,在白纸上挥洒出来的线条,线条是一种很抽象的,很奇妙的东西。虽然我们不说抽象,其实质也是很抽象的一种艺术。只不过我们在用抽象的线条来承载可读可识的诗词文赋时,用这种很抽象的线条来分布一张白纸的整个格局,就很有讲究了。我们知道,有一个黄金比例,西方绘画里面很讲究这个,那是有一定道理的。就是它分割的那些色块或者它的基线,在画幅上要形成一个看着最舒服的、最和谐的图象。我感觉这个很重要。我个人看书法作品,就比较注意看它的边沿。这件作品你写了以后,它的边沿跟周边的黑白空间关系,我觉得从布局结构来说,只要和谐,它就不是一件失败的作品。如果说你看着总有刺眼,总有感觉不舒服的地方,那这个作品起码是在布局结构上有问题的。当然,赏鉴一幅作品,还有运笔、用墨、用水等等关系。总的来说,只要能把作品的内容以比较适当的形制和书体来创作,我认为成功率就比较高。

第二,如果学习篆书从什么帖入手好?

  记 者:郭老师,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学习书法的?

我的观点是,学习篆书要取法乎上,先学古人的篆书而不要先学近代、现代和当代人的篆书。

  郭 伟:我学毛笔字很早,8岁就开始写毛笔字。写的是柳公权的《玄秘塔碑》。邻居朱姓老伯教的。从在小学里,后来到工作的时候,我都一直跟毛笔脱不了关系,除了下乡做知青的那三年没写字,一直都在写,迄今也有50多年了。真真正正接触到书法艺术,我认为是从1972年开始,承蒙考古学家孙太初先生收我为弟子,我才开始真正认识和学习书法艺术。惭愧的是,天赋太低,所以收效甚微。

1.学大篆(金文),建议临摹《散氏盘》和《毛公鼎》。

  记 者:您也是书法五体都尝试着写过?

2.学小篆,应从《峄山刻石》和《会稽刻石》入手。

  郭 伟:我都写过。1972年开始学习篆书,因为当时我喜欢篆刻,这个里面有故事,我就不讲了。因为某种原因,我特别想学篆刻。拜了老师以后,就开始写篆书了,因为篆刻一定要会篆书,有些篆刻家不会写还是不屑写篆书,我觉得很奇怪,怎么描出来那些印文?我真不知道。我们那时候学篆书,条件很艰苦,没有什么字帖,如果有幸借到一本碑帖,赶快回来,用最快的时间把它双勾下来用于临摹。我认为,那是我真正开始学习书法。

以上为题主推荐的都是传世的篆书经典之作,相传为小篆的创造者李斯所书。

  记 者:选择篆书就是因为喜欢?

如果题主对近代人的篆书感兴趣,学习吴昌硕的临摹的大篆《石鼓文》也可。吴昌硕临摹的《石鼓文》近年来已成为学习篆书者的临摹研习的范本。

  郭 伟:就是因为要学篆刻吧,所以才开始学。因为小的时候我学楷书,然后到了“文革”以后,知青回来到工厂,写的不是行书就是楷书。那时候抄的都是标语口号、毛主席诗词、毛主席语录,那时候不可能写别的。可以想见,那时写的字可以用“乱七八糟”概括之。只有投入我的老师孙太初先生门下,我才真正认识书法,才逐渐知道书法是怎么回事。

以上为个人观点,一家之言,仅供参考。

  记 者:刚才咱们聊的时候您提到了,云南的文化底蕴应该是非常深厚的,但是在书法这方面,篆书是很少的,您当时有没有说要立志让篆书繁荣,就是因为那两块碑的原因导致您去……

首先,要学篆,就要识篆。至少要识小篆,就要学“六书”,弄清文字源流。至少学习一些“文字学”知识。如甲骨文金文,体会一番中国传统文化的博大精深。这是学篆的基础。其次,掌握笔法基础。即以小篆论,用笔单纯,就那么几种方法,直弧弯转圆,但是要求高,难度大。学会了它,掌控了毛笔,再学习其它书体也就容易了。

  郭 伟:是啊,非常可惜,我从来没有这个雄心壮志,当初还是出于对书法的纯粹爱好和热爱。因为我的老师是考古学家,跟他学篆刻、学篆书是近水楼台,理所当然的。云南历史上的我们所能见到的篆书文物之类东西很少。至于刻石,有一块很模糊不清的西汉刻石,还很小,字甚少。云南出土文物,尤其上古器物,有铭刻文字的很少,可供学习的基本没有。所以我所临摹的都是中国书法宝库里面的经典作品。我个人学篆书,起因只是觉得要学篆刻必须要先写好篆书,源于这么一个简单的信念。因为在我们学习书法那个年代,书法是一种非常尴尬的东西,它属于“四旧”,那个时候你别说卖钱,展览都不可能有的,送人都得小心一点。所以那个时候都是偷偷在下面学,有那么几个好友在一块儿交流切磋,仅此而已。当然后来的情况就越来越好,大概到“文革”结束以后,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那个时候可供学习的资料真的是很少很少的,只是靠很少的几个碑帖。唐朝篆书李阳冰我学的特别多,写的最多的就是那个。因为那个时候好不容易买到一本,那个是用当时的革命委员会的名义,到古籍书店去调供批判的资料。那时候我老师去了,偷偷买了一本出来给我,就是那一本《李阳冰书三坟记》,我临这一本就临了很多年。那个时候到处找资料,人家借给你也是很大的面子,他们认为是风险,因为有这些书的人都是一些老人家,老人家的身份当时都是“牛鬼蛇神”,都是被打倒和批判的对象。他要是被人家知道,说你还用“四旧”的东西去毒害青少年,他们也担当不起。所以说那个时候很艰苦,说起来可能你们都难理解。拿来以后赶快双勾,勾完后赶快还给人家。所以我很羡慕现在的年轻人,学习书法资料应有尽有,这条件已经

一位名书家说,学书法不学篆,犹如儒生不读经也!学书先学篆,我眼有神,腕有鬼也!这大神,有几个人能学的来?

  空前绝后,中国几千年历史上,没有任何一个时代有如此的便捷。当初就靠那几本字帖,也没什么更多的东西,找到民国时候出版的一些金石大字典、古籀汇编之类的,看到的都是残篇断卷,就没有一部完整的。不过,老师所藏的《金石学》、《中国书法简论》等书,也让我对中国书法艺术有了粗浅认识。所以在“文革”刚结束的时候,文物出版社出版了罗福颐先生编的《汉印文字徵》,我马上就买了。接着后来又出了高明先生的《古文字类编》等,那都是非常重要的工具书,我也赶快买了。在那之前,书法创作就比较惨了。买的一部《说文解字》,那是只能写小篆。好在学习篆书当然也必须先学《说文解字》。有一部《说文解字》,那也解决不少问题了。但是《说文解字》我记得也是1976年才开始重印的,之前也没见到。因为能找到的那些篆书资料很有限,所以能创作的东西,内容各方面也就受限制,那个范围很狭窄。所以想想那个时候真是辛苦。

小篆法帖,应以“二李”为宗,即是秦相李斯篆书,如《泰山刻石》,唐代李阳冰篆书作筑基。下探清代邓石如,吴熙载。至如赵之谦,徐三庚,吴昌硕三先生,个性面貌强烈,非常人学习,所不易得!邓有玉筯篆《弟子职》,铁线篆《小窗幽记》可供参考临写。吴有《崔子玉铭》《庾信诗》可资借鉴。邓写得堂堂正正,吴写的婀娜多姿,可斟酌吸收。

  记 者:郭老师,从您确定您写篆书的方向,一直到现在您已经写了几十年了,在这几十年中,您的创作理念有哪些变化,大概分为几个阶段?

邓石如,光是手抄《说文解字》就达二十多遍,終成清代篆书之祖。所以,学书,更应当学习书法家的刻苦精神!

  郭 伟:实际变化不是很大。因为我的老师是一个非常高明的老师,他本人就是考古学家,也是一个非常有名的金石书画家。他教我的路子到现在看都是非常正确的,他不喜欢我学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包括用的工具书,像字典,哪些不能用,哪些能用,他都有所指点,所以我走的弯路相对少些。到现在看,这个路子还都对。因为书法创作的取法师承非常重要。我看大家都应该这样,从《说文解字》开始吧,篆书,先识篆,识篆以后,选比较有代表性的作品来临摹,譬如大篆的《散氏盘》、《毛公鼎》、《大盂鼎》、《虢季子白盘》,小篆就是秦代的《泰山刻石》等几个刻石及《说文解字部首》等。用这些规范的范本开始学习之路,一定没错。至于书法理念,我觉得中国书法里面,草书跟大篆两个书体好像空间比较大,尤其是大篆,因为它的整个书写发展历史,从远古时候的钟鼎铭文开始,到中间就有很大一段空白,能写篆书的人很少,写钟鼎文的,就更少,因为资料就很少。一直到了清代嘉庆道光那个时候,大量的金石碑版出土,当时的学者、文人、书法家都开始注意新出土的这些资料的时候,钟鼎铭文开始大量出现,包括《散氏盘》、《毛公鼎》,都是那些年代出土的,人们开始重视并研究新出的古文字,且形成一个高峰。从那个时候到现在,两百年左右,其中有很多人也致力于写大篆。但是,与学习其他书体的人相比较,学习篆书的人还是少。就因为少,所以金文、甲骨的书写还有空间有待发掘,总还有一些前人还没有注意或者没有完善的东西。所以我觉得大篆是大有可为的一种书体。那么其他书体,甚至楷书,你是没办法重新创造一体的,行书、草书,大概你要创造一个体是不可能的,创立一种风格也是难上加难的。但是在大篆里面,好像这个路子比其他书体要宽一点,空间要大一点。

学习篆书至少有两大好处:

  记 者:我问您一个直白的问题,当观看者或者欣赏者看到您的作品的时候,就知道这肯定是郭老师的作品。您在写作品的时候融入了哪些自己的创造性的发挥?

1、了解文字、书法演变的本源。篆书字体符合文字产生的六义,从隶书起六义就破坏了。学习篆书,会对汉字的产生有更深刻的认识。

  郭 伟:这个话题比较大,它不是几句话就可以把它归纳总结的。实际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特点,都有自己的风格,只不过是有些人在学习的过程里面食古不化,但见故人未见自己。我认为这个还是比较好的。有的就根本没有进入传统经典里面去,全无古人。这就很可惜了。但凡是有一点成就的书法家,应该都会有自己的风格,一看即知。这个人风格形成的原因很多,其中最主要的一个,就是在对中国书法传统的学习、研究当中,每个人都会有主攻的对象,在他创作的作品里面,或多或少都有些影子。我在大篆里对《大盂鼎》和《散氏盘》比较重视,临摹得比较多。那在我的作品里面,这两个经典的影子就明显。但是细细琢磨,似乎又不完全是这两个东西。原因在于我又看了写了别的钟鼎铭文,潜意识里,把别的东西融汇进去了。可能我们两个同时都是写《散氏盘》,你我看的其他东西不一样,那吸收融汇进去的东西就不一样。那么在书写形式上面,就肯定呈现出不一样的面目。所以,书法学习研究就是在不断地融汇、消化、提炼,甚至抛弃。不断地碰撞,不断地捏拢了,又不断地把它打散。这种轮回多次重复,周而复始,就形成一种个人风格。即便这样,我也不认为很满意。不过,这显示了我对这种书体的向往和认知。我觉得只要给我时间,我应该还有发展的空间,还能把篆书写得好一点。

2、更好地掌握中锋运笔。篆书纯用中锋,而中锋是书法最根本的笔法,学习篆书能为其他书体的学习打下基础。尤其是草书,有书法家说,习草不习篆,到头一场空。

  记 者:郭老师,我不知道我这么理解是否对,篆书看起来应该是挺凝重的,但是我看您的篆书多了份灵气,您是怎么做到的?

学习篆书,我赞成从邓石如篆书入手。

  郭 伟:无论小篆、大篆,从古以来书论里面有一个很重要的标杆,就是必须要中锋用笔。所以历代书家写篆书都如此。哪怕你写不好,那么只要你学会它的运笔,写其他的书法呢,就比较容易了。原因是什么呢?中锋运笔它的线条体现得比较挺,比较有力,比较有韧性。那别的运笔方式,在力度方面就不能达到中锋的这个效果。宋代米芾云:“得笔,则虽细为毫发亦圆;不得笔,则虽粗如椽亦扁。”他说中锋运笔,哪怕细如毫发都很圆劲,侧锋运笔粗如屋椽也是扁薄。意思就是说用中锋运笔,你哪怕写得像头发丝那么细,线条也是具韧性和弹性的。如果用侧锋或者其他锋来写,哪怕写得粗如屋椽,它还是方扁的易于折断。按中国的传统说法,圆的东西你把它折过来,不容易折断。但是扁的东西你就容易折断了。线条要有韧性,要让它有力,这必须是用中锋。当然,这个几千年来书法创作的法门或者是规矩,现在不妨也可以打破一下。但是他说的确实是有道理的,如果用中锋去写,别的不说,就不会写得软塌塌的,写出来的线条总是饱满的,遒劲的。所以,我们的前辈们坚持用中锋运笔,尤其是写篆书。篆书本身就是一种古老的文字,如果你把它写得很轻佻、很随意,那可能不符合这书体的本意,它就不是高古。那么一味高古,可能很难表达书法家自己的心境或者情感。有时候想粗犷一点,想豪迈一点,想爽快一点,你还在那儿细笔描画,好像很不过瘾。要表现那种心境,运笔一定是比较粗犷率性的。在这种情况下,你要一直保持中锋,可能就难体现心境。要想体现你的心境,你就得破坏一些我们熟知的那些法则。我觉得这个要考虑一下,怎么来体现出这个心境,而且不仅仅是表面的体现,要在纸上表达出这个境界,就需要认真思考。所以我写篆书,就试图融入一些率性的元素。当然万变不离其宗,高古的格调是要坚守的。首先,运笔一定要规范,不管它怎么随意,一定不草率。第二,它的结构一定是一种比较高古的、古拙的,不是那种很滑的或者很漂亮的结体。第三,在运笔上,因为年纪关系,人书俱老了,你的人生阅历、你的心得体会、你的学习研究,都渐渐成熟,凝炼。那么笔道里面就会有一些较老辣的意味。有了这个,你怎么写也不会轻佻浮滑。但是呢,要体现一点轻快的,或者不是那么沉重的东西,或许也就有一些挑战性了。

邓石如将隶书笔法引入篆书,降低了篆书的难度。由清代篆书入手后,可再向上学习李斯小篆,领略其正大气象。

  记 者:郭老师,我再问您具体一点,您在坚持高古的时候想要体现出来轻快,具体在用笔上您是选择哪种用笔,或者是把哪种书体融入到您的篆书的书写中?刚才您不是讲了一个规律嘛,大多是以中锋用笔,您会不会在写的时候,不采用中锋?

更多文章,敬请关注千年兰亭。

  郭 伟:不会。主体还是中锋。但是有个别的运笔点画,可能不用中锋。原来我很刻意地追求这个,但是后来我也不刻意了,有一点那个也没关系,只要它不是主流,只要在里面起到一点作用就行,就是破坏的作用,把那一种很沉闷的东西破坏了,解开了。有的字你就是那么一笔一画,就可以把它破开了。这当然需要个人创作时注意去总结的地方。

感谢这位书友的提问,如今了解和知道篆书的人不多,因为不会认所以不敢写或者觉得学了没用的大有人在,其实这既是书法理论的匮乏,也是汉字文化上的浅薄。

  记 者:我看有一个关于您的书评,说您在写篆书的过程中加入了行草的笔意,是这样吗?

其实在古代,历代书法名家都极为重视篆书的学习,从而在书道上取得惊人成就。

  郭 伟:我从最早的时候,就遵循中锋用笔、高古、严谨。可书法史上有一个很奇怪的例子,在宋代的时候有个书法家,叫释梦英,是当时很出名的书法家。他就用比较荒率的笔法来写篆书,那是所谓反传统的。当时的人称之为草篆,就是草书的草,草篆,就是用很率意的笔法写出来的,极不工整的。而篆书要求起笔落笔也要回锋,所谓“逆入平出”。释梦英那个篆书写得很随意,我们现在看到传世他的那些碑刻,是很荒率的。自他开始,历代都有那么一两个人在写那种类型,但是都没有大的成就。因为他们的作品确实看着也太草率。到了民国以后,就有几个书法家的草篆写得非常好了。在这一方面,你如果说要刻意去追求“草”,那肯定把“篆”最重要的东西给破坏了。所以这个东西很矛盾,我也花了很长时间去研究怎么能把草的东西放在篆里面,草篆是有一些行草的运笔意味在里面,就那么一点点。但就这么一点点就跟传统的篆书有区别了。其实,我也没有刻意去用某一种方式书写。写篆书,都是使用一种比较工整、比较严谨的笔法来写。可写一段时间人会累,不仅仅身体累,心也累。就是写多了,你觉得老是这样四平八稳,对个性总有点压抑。那么我的办法呢,就是写草书。草书就比较痛快了,它的书写过程、用笔与篆书就都不一样,而且快得多。那么草书写多了,你就能把草书的流动用到篆书里面。那么这个流动太多了,就会产生油滑的气息,那我又停下,赶快回头写篆书,巩固它的高古严谨。所以说篆书里面有行草的笔意,是在不断地磨合糅合下出现的。这是我个人创作的习惯,不算经验,大概几十年就是这样的。

“古人以书名者,必通篆籒,篆籒所以为诸体之本。” (《书法正传》)

  记 者:对于时下书坛存在的一些问题,您经常思考的主要是哪些问题?

“古大家之书,必通篆籒然后结构纯古,使转劲逸,伯喈以下尽然。米元章称谢安石《中郎帖》、颜鲁公《争座》书有篆籒气象,乃其证也。”(丰坊《书诀》)

  郭 伟:问题当然也不少。但是很多问题其实也不是问题。这不是我们这个时代独有的,以往任何时代都存在。但是这个时代有一个很明显的问题,就是我说的文化缺失。当代书法界字写得好的人很多,名家辈出。但是呢,跟我们的前辈相比,跟我的老师他们那些前贤相比较,我们都差太多了。我们的条件比他们好,笔墨纸砚资料都比他们好,但是我们还是差!差什么呢?就差学养,就差读书。就是我们书读得没他们多,我们受的教育,在国学方面受到的熏陶,远没他们的实在和广博。这个差距是无法弥补的。所以我认为这个时代差的就是学问,差的就是涵养。如果仅能写好字,而欠缺传统文化的孕育,那充其量是一个写字家,一个工匠而已。要成为艺术家,真的需要多读书。我觉得我们这个时代最大的问题,就是想办法让所有学书者来学习学习再学习,读书读书再读书。

王羲之曾经一再告诫其子子敬,“勿播于外,缄之秘之”的家传学书诀窍是:“穷篆籀,工省而易成”。(《笔势论十二章》) 李世民在为《晋书》写的《王羲之传》中,历数各家书法之短,唯独赞王羲之曰:“祥察古今,精研篆素,尽善尽美,其惟王逸少乎!”王羲之之所以能光耀百代成为“书圣”,显然也是与他认识到了学练篆书的重要意义,并苦练篆书是分不开的。

识篆习篆对书法学习的影响,体现在两个方面:

过文字关,不写错字

“汉文字的一切规律,全部表现在小篆形体之中,这是自绘画文字进而为甲文金文以后的最后阶段,它总结了汉字发展的全部趋向,全部规律,也体现了汉字结构的全部精神。”

小篆是秦朝推行的统一的文字书写形式,史称“书同文”,在文字史上有划时代的意义。也是汉字书写规范化的起点。既能辨别汉字的象形特征,也有相应的规矩尺度,因此能够识篆写篆,可以最大限度地避免写错字的情况,尤其是当前简化字大行其道,有很多简繁对照的谬误流传,不了解背后的道理,即使你技巧再纯熟也可能写错认错。

习篆对书法学习的帮助

篆书的用笔以中锋为主,笔画也简单,遵循了由简入繁的书法学习方式。书法五体,篆隶草楷行,其中篆隶楷都因讲究规矩尺度而适合作为入门字体。仔细对比这三种书体的特点,我们发现主要的用笔方式都是中锋行笔,可见中锋是各种笔法的基础,而笔法的入门也就是中锋的入门,在此基础上,再进行变化和提升。既然这样,那么笔笔中锋的小篆,显然可以使书友们习练中锋更为专注,效果也更直接。中锋基础扎实,学各种书体都无往而不利。

篆书的练习可分为三个阶段:

先从小篆说文解字部首开始。

说文部首是《说文解字》检字的原则和依据,对我们识别篆字,以及掌握小篆字形结构上有着提纲挈领的作用。清代有不少大师都有小篆说文部首作品流传,如杨沂孙,吴大瀓,王福庵等。其中吴大瀓的小篆说文部首,用笔更为工整严谨,尺度森严一丝不苟,加上其深厚的篆书功底,整幅作品充满金石之气,连弘一法师也建议以他的《说文解字建首540部》小篆字帖,作为入门学习之用。

接下来可以选择邓石如的小篆《千字文》墨帖

《千字文》的特色这里不赘述了,学清篆的书友都应该学一下邓石如。

邓石如(1743—1805)是清代书法家,篆刻家。喜爱篆书的朋友们都知道,他是篆书创作史上继二李(李斯,李阳冰)后,成就最大的人物,是清代篆书开宗立派的传奇。近现代多位书法家如包世臣,杨沂孙,赵之谦,吴大瀓等都受到他的影响。他对篆书的最大的贡献,在于突破了几千年来玉箸篆单调的线条,以隶法作篆,把篆书演绎出全新的艺术境界。康有为这样评价邓石如:“完白山人既出以后,三尺竖童,仅能操笔,皆能为篆”。可见其对后世篆书影响之深远。

再往下要打磨小篆的书写感,练好提按和提升用笔的自由度,可以写邓石如小篆心经(要选四条屏的墨帖)。或者是吴大瀓的大篆论语。

希望能对您有所帮助,也欢迎和我们一起探讨说文习篆的话题。

首先,篆书可分为大篆和小篆。

大篆主要有甲骨文/金文/石鼓文等,保留着形象文字的特征。小篆主要是以秦篆为基础简化字,线条结体均整。这些文字主要是刀刻、浇铸等流传下来,还有墨迹篆书,就是清篆。

清篆是篆书的又一个高峰,清篆墨迹既有大篆,也有小篆。比如吴昌硕就是《石鼓文》的拥趸。

其次学习篆书有很多好处:

1、学习大篆,比如一些金文保留着形象文字的特征,像字又像画,结体灵活,用笔相对简单,初写没有那么严格的要求,相对容易入门;

2、学习小篆,虽然小篆结体均整,但是用笔简单,对练习控笔很有帮助;

3、学习清篆,因为是墨迹,所以能够看清笔法和用笔的动作,更容易临摹。

入手字帖:

1、大篆:我的文章里发过一本二玄社的字帖《甲骨文/金文》合集,有很多金文的帖子可以参考。

2、小篆:比较多,如《泰山刻石》、《峄山碑》、《袁安碑、袁敞碑》、《三坟记》等

下图:《袁安碑》

上图:《三坟记》

3、清篆:选择比较多,如钱坫、吴大澂、王福庵、韩登安等。

看看这部篆书贴可以不,《姜公醉初拓离骚》文物出版社出版

本人从事汉字教育,除用人字学习法教孩子识字外,其中汉字书法启蒙也是重要的一环。

从本人的经验来看:儿童书法启蒙以画篆书开始,因为书画同源,篆书亦字亦画

篆书,不仅仅适合儿童书法启蒙,是非常适合大人及书法入门的,因为写篆书象画画一样,笔法相对比较简单,有位香港的外国朋友,汉字一个都不认识,首次学习中国的书法,建议从篆书开始,半年多时间,就写得非常不错了,外国人都能写得好,那么对于中国人而言,应该更简单。

小篆的笔法特点就是“中锋用笔”。

学习书法之前,主要以画汉字、画汉字图形等为主,画汉字图形,也就是画篆书,目的是熟悉毛笔、熟悉用墨、练笔力。笔力,通过画线条来训练,是书法和绘画的基础。

带孩子用毛笔画篆,基本上用大点的笔,站着画,悬腕写,一周一次,一至三个月,即可有好的基础,敢下笔,笔落纸上,写字不会犹豫,可以一气呵成!

画篆现场

评选现场

获奖作品

上图中的学习五岁开始画篆,不到七岁,作品获2016全国“东方之星”儿童书法大赛特等奖,特等奖的另一名儿童都是从篆书开始,再练隶书。

书法一般而言,字形越简单越难写,字越大也越难写,这幅得奖作品,字形简单的大字,对于儿童而言,难度是很大的,加上天地玄黄的立意大,得奖是不出意外的。

掌握小篆的基本笔法,是画篆的关键。“中锋用笔”就是说笔锋必须在笔画的中心,不使之外露,藏头护尾,力含其中,中锋用笔写出的笔画劲挺,圆健,美观,一直被视为书法的主要用笔方法。

可能有人担心:

1、 孩子不认识篆书,这不会成为问题,篆书不是洪水猛兽,其实看多了,就不害怕,还能帮助理解字义,识字、练字、懂字源字义,一带几得。

2、 篆书的写法和楷书区别很大,这也不是问题,从没听说练篆书孩子,楷书写不好的,书法,首先是理解字、笔有力、懂用笔,基础上书法就不会差。

根据孩子识字启蒙的特点,孩子识字时是把字是当成一幅幅图像,篆书亦字亦画,因而在识字时,加了画篆这一环,让汉字从最原始的图像,抽象到篆书,再抽象到现在的楷书,同时也让孩子很清楚的了解汉字的起源及造字原理。

儿童时期,最难练也是最关键的力道,我们一步到位,选用大一号的笔,站着画,悬腕写,写出的字,才会苍劲有力。

篆书的入门,我们一直是使用或推荐吴大澂的篆书,

因为,吴大澂的篆书笔画粗重,非常适合儿童刚开始练毛笔时用笔的特点

另外,吴的篆书,较为正统规矩,不象有些书法家为了好看或追求平衡,对篆书笔画做些多余的弯曲处理。

下面列出吴大溦的篆书《白鹤泉铭》(部分),经我们稍作设计,当篆书教材用的,

喜欢的朋友可以关注本号并下载此帖,给孩子画篆用。

篆书《白鹤泉铭》(部分),喜欢的朋友可以关注下载此帖,给孩子画篆用。

.

.


我是汉字谷主,【专注说文解字、识字启蒙、K12语文教育、海外汉语等汉字产业,古汀汉字谷独创的《人字学习体系》(人字学习法、快速识字训练、汉字国学、古诗文理解等)】,汉字创新思维课程让孩子识字、懂字、用字并理解国学经典!欢迎关注交流合作!

关注本头条号:汉字谷主,私信“701”,篆书《白鹤泉铭》可供喜欢的朋友下载临贴。

私信:901,送《说文解字》541个部首的篆书字形,清华大学人文学院自主招生的内容,懂得这些部首并理解意思,可以轻轻松松通过考试。

篆书能使人心静,更能让人入迷!临摹邓石如的最好!

很多人对小篆有误读。学书法当从小篆开始。秦始皇统一天下,并统一了文字。李斯以秦国字为主要蓝本参考其他国家大篆开创小篆。在某种程度说,我们使用的文字不应该叫汉字而应该叫秦字。

小篆主要由横竖弧组成,因为线条的简洁,没有轻重缓急等笔法要求,所以非常适合初学书法者入门之用。篆书难在辨识。

本人在教学生书法时,以小篆入手。我的视频栏目中有篆书示范,以后也会讲解小篆。

本人一直在期待着类似型这个话题,感谢题主!

“书画同源”,中国人基本上都听说过,尽管不知道之所以然,本人首先要强调的是~“书画同源”中的书,指的是篆书。特别是大篆,涉及了中国的文脉”。

书画同源”的书,指的是大篆,其它字体还真是不……够……格!

先简单的说道一下吧,图案是一切文字产生前的母体(从原始岩画中可知)……随着图画与文字的逐渐成熟,图文开始了分道……

大篆,就是此时产生的成熟文字。所以说中国的先祖们会说出“书画同源”!这就是华夏族真正意义上的“文脉” !!!

了解了文脉后,您应该理解学习“篆书”的意义与好处了吧。

接下来再叙学习那种体为好。

篆书的书写方式事实上已经长久的失传过……历经三千年直至清代的邓石如,整理并总结了篆书及篆书的书写方式。可惜的是邓公出笔更接近于”官阁体”,而且在转角抹角处的书写有走笔失峰的技术缺陷……

吴昌硕站了出来,他老人家不但解决了所有技术上的问题,并一举直追三千年前先秦时期的精华与神彩……并形成了一种跨越时空的对话!

当然,学习毛笔字(书法)还是以适合自己的个性为好……

嘘…

勿播于外…

本文由古画拍卖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郭伟访问,学习楷书有如何实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