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乐队龙虎榜,乐队的夏天

- 编辑:betway必威官方网站 -

乐队龙虎榜,乐队的夏天

“乐队龙虎榜”原创音乐比赛北京开幕

中国乐器行业网 2011.07.25

7月22日晚,2011“乐队龙虎榜”首轮比赛在北京MAO Livehouse拉开帷幕,首轮比赛将持续两天,23日继续在愚公移山进行比赛,共有八支乐队参加角逐,后海大鲨鱼、TOSH和反光镜则到场担任嘉宾。

伴随着震撼人心的“水鼓”表演作为开场,2011“乐队龙虎榜”首轮比赛正式拉开帷幕。该活动旨在支持原创音乐,发掘优秀的现场乐队。最终获得优胜的乐队将得到奖金和国外Livehouse的驻场演出合约。

值得一提的是,该活动的评判方式也相当特别,为了选拔出现场效果最佳的乐队,到场的所有观众都参与评判,特别观众评委的评判结果与其他现场观众的评判结果各占一半。除了参赛乐队轮番登台献艺,主办方还安排了空气吉他游戏等观众互动环节,炒热现场气氛。

----来自新浪娱乐

来源 / 益闻网

昨晚,爱奇艺的音乐新综艺《乐队的夏天》首播,似乎很久没有这样一档音乐节目获得大家一致的好评了,看到那些已经成团多年的乐队登台演出,70后、80后的观众纷纷表示从中收获了满满的回忆杀,而“9000”岁观众也通过这档节目打开了新的视野,突然发现原来中国还有如此丰富多元的独立乐队文化。很多观众在社交平台上自发安利,包括老狼、毛不易、郭麒麟、陈思诚、冯唐、罗振宇、鹦鹉史航等各界大V,老狼看完节目更是声称想重组青铜器乐队。而在笔者看来,《乐队的夏天》不只是一档好看的节目,更在文化传承、内容创新和产业发展方面都有其特殊的意义。

作者 / 杨婉晴

图片 1

「 我们培养了乐队也撮合了爱情

书写属于中国的当代独立音乐文化发展史

梦幻了未来也结束了纠缠

《乐队的夏天》的第一重意义在于其对于音乐文化的深挖和传递。在每个国家的文化谱系中,音乐都构成了其中一个重要维度,从中可以映射出时代的变迁和审美的迭代。而《乐队的夏天》所聚焦的乐队和独立音乐文化,在中国发展已有30多年的历史,但在此之前,还没有一档节目像它一样将这么多不同世代、不同风格的独立乐队代表集结在一起,向观众奉上他们的精彩演出。

这里有汗水有泪水有血水还有口水

观看《乐队的夏天》,就仿佛是在翻阅一部属于中国的当代独立音乐文化发展史。从成立已经30年,中国最早一批摇滚乐队之一的“老前辈”面孔乐队,到多支已经成立15年以上的中坚乐队,如痛仰、反光镜、新裤子、旺福等,再到势头正劲的新生代乐队,如旅行团、盘尼西林、鹿先森乐队等,都来到了这个舞台上,平等地参与竞争,接受乐迷们的评判。

不知改变了多少人的命运  」

图片 2

Livehouse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

这看上去是件不可思议的事情。据悉,这档节目前后筹备了8个多月时间,从全国1000多个乐队中,先挑选出了300个,之后导演组再进行了细致的筛选,奔赴各地考察乐队现场演出,并进行双向沟通,最后才集齐了31支乐队,背后的努力值得钦佩。

热血?摇滚?酒精?荷尔蒙?群魔乱舞?乌托邦?

这31支乐队中,除了有不同时期的代表,也覆盖了各种音乐风格,包括摇滚、朋克、民谣、FUNK、电子流行等十几种不同的细分音乐类型,多元的独立音乐风格在此碰撞、不同年代的独立乐队在此交流,全方位地呈现出了中国独立音乐的魅力。正如张亚东所评价的,看到他们的表演,就仿佛回到了那个热爱音乐,而不是热爱耍范儿的时代。

造个句吧,Livehouse是个独立音乐人挥洒热血、诠释摇滚精神的地方;是个酒精来不及挥发、荷尔蒙爆棚的地方;是个随处可见群魔乱舞的乌托邦。

图片 3

官腔一点来说,Livehouse,即音乐展演空间,属于室内小型演出,是一个能够提供观众与表演者零距离接触的平台,具备顶级的音乐器材及灯光设备,采取无座购票形式,有时也会兼顾酒吧和咖啡厅功能

而除了专业的音乐层面,《乐队的夏天》让人动容的地方更在于这些乐队本身所传递出的精神。能够长期存在的乐队都有着非常鲜明的价值主张和审美标准,而且他们也敢于大胆而真实地表达自己的看法、坚持自己的风格,从而让观众感受到他们独特的魅力。在播出的第一期节目中,这一点便已体现的颇为明显。例如坚持经典摇滚风格的面孔乐队、阳光大男孩般的“旅行团”乐队、直言不讳的“盘尼西林”乐队等,都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对于表演者,尤其是初出茅庐的独立音乐人和乐队,Livehouse提供了一个组织灵活成本低廉的平台。至于表演内容,一般为摇滚乐、民谣等小众音乐。

从下期的预告中,更可以看到乐队成员们和高晓松等超级乐迷团之间围绕音乐创作的激烈交锋,如此real的表现除了此前爱奇艺的《中国新说唱》,似乎在别的音乐节目中都很难见到,而这恰恰是《乐队的夏天》最吸引观众的亮点之一。这是一档看得让人心潮澎湃的节目,因为它所具有的历史的厚重感与风格的反差感,会给你强烈的冲击。

你去过Livehouse吗?

图片 4

益哥觉得那正是VR所追求的沉浸式体验:极致配合的音效与灯光,完全放松,完全由音乐带领,完全放纵身体的摆动,击打,颤抖,尖叫,灼热,躁动,宣泄,那是,一种纯粹。

发现音乐类节目内容形式突破的新方向

音乐的纯粹,音乐人的纯粹,乐迷的纯粹,乃至Livehouse的纯粹。

《乐队的夏天》的第二重意义在于其内容形式上的创新,让大家看到音乐类节目新的突破可能。音乐类节目是最受大众欢迎的品类,也是最容易陷入同质化竞争的品类,但《乐队的夏天》通过对人物关系、赛制、舞美等维度的重构,将乐队的现场表演作为内容的核心,给观众带来了耳目一新,更加沉浸式的观感。

比起用情怀捆绑来形容Livehouse,益哥更喜欢用情怀至上来形容。

在人物关系上,这档节目跳脱了传统的导师/评委与选手之间的审视关系,不再有高高在上的导师/评委,马东、吴青峰、张亚东、高晓松和乔杉五位明星化身为超级乐迷,他们既不是导师,也不会带队比赛,而是和其他乐迷一样,与观众一起观看表演,与大众一同了解乐队文化。例如既是音乐人又颇有文化的高晓松,能够将专业的乐队内容表达得更大众化;本身有自己乐队的吴青峰,能够表达出对乐队更强的同理心;而主持人马东则呈现出一个好奇音痴的形象,代表着那些对乐队文化不甚了解的观众发问。

也许Livehouse的可贵之处,正正在于情怀至上的坚持。

图片 5

也许Livehouse的最大企图,正正在于将小众音乐更近距离地推向更多的乐迷,朝音乐无界进发。

在评判机制上,节目将评判权发配给了现场的三类观众,由明星组成的超级乐迷、Livehouse主理人、音乐人组成的20位专业乐迷以及从7000多个报名者选拔出的100位观众乐迷代表,没有绝对的权威,他们根据各自的喜好进行评判, 这种多元化的设定让来到节目中的乐队能够用一种更加平等、自然的状态呈现他们的表演。

不是照搬主流音乐,而是发掘独立音乐的魅力,不是榨取独立音乐人和乐迷,而是聚集两者的热情。

更重要的是,《乐队的夏天》充分体现了乐队文化的核心——现场感,让观众仿佛置身于大型Livehouse或是音乐节的现场,更加真切地感到乐队的魅力。为了让乐队呈现出更高水准的现场演出,节目组请来了顶级团队操刀,例如现场的音响制作人请到了北京奥运会开幕式的音响师金少刚老师担任。录制前为31支乐队调音就花了整整4天,调音之后还有2天的彩排,最后才是3天的正式录制,最终第一次录制花了整整9天,才拍了三期节目。节目组用这样的匠心保证了节目的品质。

从前年十二月份的预告,到今年二月份,北京MAO Livehouse创始人李赤在微博上正式宣布,将离开驻扎九年之久的鼓楼

图片 6

九年之间,超过2300场、11000多小时的演出,超过400000个观众,超过1000支乐队和艺人,北京MAO Livehouse却在天文数字的租金谈判下戛然而止。

而为了营造现场感,《乐队的夏天》的舞美设计上也打破了传统的演播室模式,充分结合乐队元素,运用600多把发光吉他架构整个空间,巧妙地将演播厅划分了A、B两个舞台,在演出过程中,环绕全场的发光吉他与灯光编程相结合,随着音乐节奏变幻,烘托出热烈的气氛。而观众区也像Livehouse一样不设座位,让大家簇拥在舞台前,能够用肢体动作释放内心感受,全身心投入音浪中,同时这种情绪,也能够感染到屏幕前的观众。

李赤微博(一)

可以说,《乐队的夏天》通过人物关系、评判机制、舞美形式、制作流程等多个维度的创新,用一种更加平等、多元、年轻化的表达,为音乐类节目的突破探索出了新的可能性。

处于尴尬状态下的MAO,借着推迟交房,才能偶尔在鼓楼临时复活。

图片 7

李赤微博(二)

挖掘乐队IP潜力,

作为中国第一摇滚现场的北京MAO Livehouse,面积达480平方米,可同时容纳600乐迷。

助推独立音乐产业长远发展

Marshall、Ampeg、Fender、YAMAHA、L-acousticA等高端舞台设备彻夜轰鸣,加上外籍的PA(调音师)驻场调音和专业的声场设计与灯光设计,观众人次纪录被屡次刷新着,几乎包揽了City weekend、Time Out 和 Beijinger 等所有相关杂志授予的最受欢迎音乐现场大奖

《乐队的夏天》的价值还体现在它将给音乐尤其是独立音乐行业所带来的变化。30多年来,独立音乐界虽然涌现出了大量成熟的乐队和作品,但是从产业角度来看却并不成功,独立音乐人仍处在边缘化的位置。相关统计显示,月收入1万以上的独立音乐人,占比才不到5%。高达84.3%的人是兼职做音乐,因为大部分人无法只通过音乐相关的工作获得生活来源。

北京MAO Livehouse

但实际上,随着音乐消费市场的发展,已经可以给独立音乐产业发展提供更多的机遇,一方面,互联网的数字音乐产业相较于过往的唱片行业能够容纳更多类型的、风格更加多元化的音乐,可以给独立音乐提供更大的生存空间。另一方面,Livehouse和音乐节这种与独立音乐关系密切的消费方式也在迅速成长,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开始注重现场体验的精神娱乐方式。Livehouse近些年票房一直保持高速增长,年增长幅度均超过20%,音乐节数量在2017年达到了269个,相较2016年增长了33.8%。这些数据都预示着独立音乐实则是有巨大的产业潜力的,但它需要大的推广平台和更完善的产业链布局。

MAO Livehouse中的「MAO」--- M代表Musician音乐人,A代表Audience观众,O代表Organizer主办方,寓意着MAO的理念:「一流的乐队能培养一流的观众。 一流的观众能培养一流的乐队。 一流的工作人员也能培养一流的乐队和一流的观众。」

图片 8

其实何谓一流呢?从什么方面去定义?由谁来定义?

爱奇艺和米未传媒正是瞄准了独立音乐行业的发展机遇,从而打造了《乐队的夏天》。这档S+级的节目对独立音乐界带来的影响是立竿见影的,首期节目播出后,已收割全平台热搜共计10个,包括《逝去的歌》等节目中表演的曲目成为音乐平台的热门曲目。

益哥认为,可以从三个关系出发,即Livehouse与乐队的关系,Livehouse与乐迷的关系,乐队与乐迷的关系。利益与情怀不是绝对对立。各方尊重彼此追求利益的现实需求,同时尊重彼此对情怀的坚守。不是绝对商业化,不是绝对矫情,毕竟音乐、乐队、乐迷不是明码标价的商品,也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世外高人。

可以预见,过去停留在小圈子里被欣赏的独立乐队将通过这档节目走进大众的视野,而更重要的是,一直注重内容生态建构的爱奇艺对独立音乐的布局不止于这档节目,平台将运用自己的“苹果园”体系,通过周边、版权售卖、发行、经纪、线下演出等方式多元化变现,挖掘乐队IP潜力。另一方面也将联手摩登天空、太和音乐集团等音乐平台,以及200多家规模型的Livehouse主理人,继续激活大众Live life生活方式,推动中国独立音乐产业链成熟化、规范化。

北京MAO Livehouse曾跨界与「美国潮牌zoo york服饰」合作,掀起「任何主题均不如红包耀眼」的主题活动,赶上微信发红包的潮流。同时,音乐现场下赠予乐迷的zoo york服饰又是一个漂亮的营销。

图片 9

除了与服饰品牌合作还有什么?

前两年,《中国新说唱》的火爆,曾被誉为是对说唱音乐领域“最大规模的一笔天使投资”,而《乐队的夏天》对中国的独立乐队和独立音乐界来说,无疑也将是意义深远的一笔投资。可以说,爱奇艺给音乐产业留下了巨大的想象空间。

MAO玩起摇滚现场四季市集Mao片儿展的混搭。想象一下,摇滚音乐的轰炸间歇下,激烈鼓点下的消费欲望,撞上恰逢心意的摇滚周边,兜售古着Vintage/摇滚乐周边的市集必然火爆。与此同时,记录着那些颤抖与尖叫,那些灼热与躁动的MAO片儿铺满现场,乐迷与摄影师一起疯狂。这样看来,MAO周边有可为。

— THE END —

北京MAO Livehouse还曾与「酷我音乐」音乐平台、「POGO看演出」票务平台合作,发起「枕头大战兔女郎」活动。自然地,与音乐平台的合作对于发掘独立音乐和独立音乐人必不可少,同时作为小型演出的Livehouse,对票务平台的挑选和合作更是要慎之又慎。而「POGO看演出」除了票务平台的运营还包括社交功能,一方面活跃PO圈,一方面促进MAO的宣传和售票,可谓共赢。

作者 | 彭侃

合作方开心掏钱,Livehouse开心掏情怀,乐队开心掏作品,乐迷开心消费享受,皆大欢喜。

编辑 | 都欣

崔健年轻气盛的时候曾经说过这样的言论,主流媒体喂屎给小乐迷吃,乐迷长大了只会吃屎。

当然,利益与情怀也不是彼此屈服,而是彼此交融。必须承认,商业融入艺术也好,艺术融入商业也好,是个逃不开的事实。

既如此,Livehouse大可在掏情怀的同时往利润最大化的商业模式发展,毕竟如果掏情怀掏到停业,乐队和乐迷到哪里去找乌托邦呢?

既如此,乐队和乐迷不必在寄托情怀的同时埋怨Livehouse的精打细算,毕竟没有了这个乌托邦,只能去吃屎了啊。

愿Livehouse不死,独立音乐精神不灭。

© 本文由益闻网杨婉晴独家原创

转载请注明作者及来源

本文由艺术家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乐队龙虎榜,乐队的夏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