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却因假肢邂逅了爱情,CNTV原创系列微电影

- 编辑:betway必威官方网站 -

却因假肢邂逅了爱情,CNTV原创系列微电影

导      演:张恒     
        北京电影学院摄影系毕业。院线电影《午夜微博》摄影,《妈妈的爱情日记》编剧、导演及摄影;作品《起死回生》获得第六届先力奖银奖和第一届樱花电影节金奖,《礼物》获得第17届大学生电影节最佳实验短片奖。

战胜截肢重新舞蹈,成为最美无腿舞者

“双腿离开我,独自去流浪了。”在汶川地震过去11年后,见到廖智,她会笑着如此形容自己。

中国梦——CNTV原创系列微电影《鼓舞》四川5.12地震后,廖智的“鼓舞”感动了很多人,用舞蹈证明了生命的意义。本片采用日记体的形式,根据廖智本人提供的第一手资料进行整理,选取其中最重要的、最能体现她精神面貌的事例进行改编,表现了一个弱女子在灾难面前所拥有的巨大勇气和顽强精神。影片由廖智自编自演,借鉴美国电影《活埋》的处理方法,运用三维动画特效来展现城市重建之后的繁华景象,通过二维动画效果来表现廖智梦到女儿时的美好情景,用最真实的画面来渲染气氛,表达真挚的情怀。

图片 1

“残疾人都渴望被尊重、被欣赏、被认可。”在廖智看来,社会除了通过无障碍通道等基础设施去保障残疾人群体外,“残疾人并没有想象地那么脆弱”,她表示,大家面对残疾人,既不需要眼神刻意躲避,“相视点头微笑,坦诚自然就好”。

影片简介:
        四川5.12地震后,廖智的“鼓舞”感动了很多人,用舞蹈证明了生命的意义。本片采用日记体的形式,根据廖智本人提供的第一手资料进行整理,选取其中最重要的、最能体现她精神面貌的事例进行改编,表现了一个弱女子在灾难面前所拥有的巨大勇气和顽强精神。影片由廖智自编自演,借鉴美国电影《活埋》的处理方法,运用三维动画特效来展现城市重建之后的繁华景象,通过二维动画效果来表现廖智梦到女儿时的美好情景,用最真实的画面来渲染气氛,表达真挚的情怀。    

从汶川到芦山,两场地震,让廖智的名字为大众所知。她曾是绵竹汉旺镇一位舞蹈老师,曾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和可爱的女儿。五年前的汶川地震让她失去了婆婆和女儿以及自己的双脚。但是,她没有放弃对舞蹈的梦想。汶川地震后两个月,廖智自编自演的鼓舞,震撼了所有的观众。5年来,为灾区重建筹款义演达100多场次。在前不久的芦山地震中,廖智以志愿者身份第一时间赶赴灾区参与救援和陪护,被称为“最美志愿者”。

“我计划开一个工作室,为残健共融做点事情。”廖智说,在走出了失去双腿的迷茫之后,她才懂得,“只有希望是比恐惧具有更强大的力量。”而她的希望一直都是,随处都可以看到不同身体残疾的人,大家一起光鲜靓丽地走在路上。

图片 2

真诚感悟赠予复旦青年志愿者

“害怕。”廖智坦陈,但现实又让她出人意料地冷静,没等父亲赶来医院,她自己就在手术单上签了字。

父亲的不离不弃让她坚持活下去

如今鲜少置身于镁光灯下的廖智,过着相夫教子的全职太太生活。丈夫Charles是一位美籍华裔假肢技师,也负责着廖智的“双腿”。如今他们已是儿女绕双膝。

在手术仅两个月后,廖智在大鼓上用生命的力量敲出了绝美的鼓点,那支舞便是《鼓舞》。这支舞震撼了无数观众,也鼓舞了无数受灾的民众。战胜苦难,翻开人生新的一页,廖智做到了。“一个人人生当中最黑暗的时刻,往往会成为你这一生走向光明的途径。”廖智说,“梦想是可以实现的,就在于你能不能够抑制心里的恐惧,梦想需要信心。”

“鼓舞”

“当我鼓励同样截肢的病友们,陪他们一起欢笑时,有人说,廖智你做的这个事情没有什么意义。因为你陪着他们的时候,他们是快乐、充实的,你离开后,他们又会很失落。我说,如果我不去,他们连仅有的快乐都没有了。”廖智说,“不要认为你的友好、付出和善意是无用的,至少在那一刻它绝对有着重要的意义。做一些小事,就可以影响一个人的生命,这就叫做用生命来影响生命。”

截肢后的廖智,会在病床上努力尝试站起来,可那股难忍的疼痛,让她对未来有过不安。可就是术后一星期,在等待二次手术的她见到了导演任虹霖。

虽然带着假肢,廖智依旧坚定地选择站着演讲。当廖智步态轻盈、举止优雅地迈上讲台时,全场给予她热烈的掌声。2008年5月12日,身在绵竹的廖智是灾难的亲历者。平静岁月被山崩地裂搅乱,几秒钟内,她和婆婆、女儿一起被压在垮塌的房屋下。黑暗中,她眼睁睁地看着婆婆和女儿相继死去。“我被埋在废墟里,试图挣扎,但整个废墟纹丝不动。这是我第一次感受到人在大自然面前是多么的渺小。我无法保护自己最爱的人,也无法拯救自己,我只能很无助地趴在那个又阴冷又坚硬的角落,做不了任何事情。”一条腿被压在预制板下,另一只腿被钢筋穿透,刺骨的疼痛和身边人的离去曾让她绝望,但是父亲的不离不弃和撕心裂肺的吼叫让她记起,自己也是父母唯一的孩子。“我突然之间就哭了,好像重新活了过来,我想有什么资格选择放弃,我太自私了,我也是我爸爸唯一的孩子,他怎么能接受女儿就这么死在里面。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我才一直坚持着要活着出去。”

回忆起当时,因为参加《舞动我人生》获得亚军,电视台专门过去跟拍她,“我光顾着和电视台记者沟通,都没注意到Charles。”廖智只记得,在不久之后的一次演讲后,Charles站在台下冲她挥手,“只觉得眼熟”,走近介绍之后,廖智才算认识了自己的假肢技师。

图片 3

被埋在废墟下近30个小时的廖智,期间相继与女儿和婆婆天人一方,“如果不是我爸在外面一直坚持陪着我,我可能真得就放弃了。”廖智没办法丢下爸爸走掉,她甚至在废墟中接受了“一个很活生生的关于生命的教育”。

据悉,“享梦中国”青年梦想讲坛是由团委宣传部主办的演讲系列活动,主要聚焦当下青年的方向迷茫、价值困惑与认同缺失,邀请来自不同行业、不同人群,坚持梦想、不懈奋斗从而实现人生价值的中国梦想践行者,以演讲的方式分享他们的青春梦想、奋斗经历和人生感悟,传播青春正能量,激励青年用朝气蓬勃,敢想敢干的态度拥有梦想,鼓励青年用锐意进取,百折不挠的精神追求梦想,引领青年用激情奋斗、顽强拼搏的青春实现梦想。

“他看到太多失去肢体又生活坎坷的人,觉得假肢足以改变一个残疾人的命运。”她说,Charles的理想就是通过他的一双手研发产品,帮助残疾人步入正常的生活轨道,“给患者做假肢调整,每次他都会跪在地上去调,调到满意为止”。

廖智有丰富的志愿者经历,在回答研究生支教团同学关于志愿者的问题时,廖智说,志愿者的态度比方法重要,志愿者不要想到去改变环境,而是应该放低自己,用谦卑的心去交朋友,去充实自己的生命。同时应该注意的是,志愿者应该做受助者的支持者和坚强后盾而非影响别人的正常生活。

“我就是希望每一个残疾人都像我一样,不是把自己关在一个狭隘的空间里怨天怨地,而是傻乎乎地乐着往前走”,廖智如是说。

廖智优雅美丽地站在台上,娓娓道来她战胜假肢的痛苦经历。截肢后她一度放弃假肢,选择轮椅。直到有一天清晨起来,廖智想上厕所,却发现家里没有人,她才意识到假肢的重要性。 她从床上爬下来,找到假肢,跌跌撞撞扶着床走进卫生间,结果人直挺挺地摔倒在里面,头撞在马桶的边缘,头发散在马桶里。“我好不容易挣扎着爬起来,在面前那个巨大的洗手台镜子里看到自己,额头上鼓起来一个很大的包,头发湿淋淋的,人肿得像个馒头,这是我一生中最丑的时候。”廖智说,“我哇地一下哭了起来。我对自己说,廖智你才24岁,如果从24岁开始,就过这样的生活,这么狼狈、没有尊严、这么丑陋,你觉得能够面对你的人生吗,你真的能这样过一生吗?”

一个星期二的上午,送女儿上学后,廖智应约出现在家附近的咖啡厅里。她娇小的身材着一件蓝色碎花连衣裙,随意扎起的马尾显得很轻盈,她朝记者挥手走来,于对面坐下。暴露在外的“钢柱”假肢,引得周围的人不时把目光投射过来。

坚持传递信心,用生命影响生命

当时第58届世界小姐重庆赛区总决赛正在筹备举行,任虹霖来医院探望伤员,听人说起开朗的廖智,与她见面后,“任导问我愿不愿意表演一个开场舞蹈”,廖智心想,“如果能完成,会有更多的人看到我,我就还可以继续跳舞。”

5月21日,由解放日报报业集团《讲刊》“大声讲”人文讲堂与复旦大学团委的“享梦中国”青年梦想讲坛共同举办的开坛演讲昨天下午在经济学院大金报告厅举行。无腿舞者廖智走上讲坛,与复旦学子分享了梦想、青春和勇气的话题。她说:“灾难是最好的老师,它让我获得重生的机会。生命并非因为悲伤才有意义,快乐才是活下去的理由。”现场,她还和复旦学生舞蹈团的两名学生跳了一段即兴舞蹈,获得了全场学生的热烈掌声。

让廖智倍加感恩的是,Charles为她做的假肢,即便在孕期也从未有不适的问题发生,“生产前一天,我还能出去逛街。”在她看来,Charles是一个负责任的假肢技师。

在与学生舞蹈团两名同学同台舞蹈后,廖智用一句话送给在座青年,结束了自己的演讲。她说,趁着年轻,大家应该勇敢付出自己的爱,勇敢做自己,这也恰好呼应了几天前人民日报的评论文章——《莫让青春染暮气》。

于很多人而言,地震像一块伤疤,结痂了太多生死离别的痛苦记忆,虽不愿想起,却又未曾忘记。而廖智在经历过后反倒变得坚强了,她说,“地震让我获得了一次身体和心灵的苏醒。”她说,人生观重建了。

在天灾面前,廖智是不幸又是无比幸运的。她成为那幢楼里唯一幸存者,在艰苦的医疗条件下,她又得到了来之不易的治疗机会。有人说,“失去了那么多,你怎么可以笑得那么开心?”面对不解,廖智说,“那是因为你们不知道生命有多么可贵,不知道当一个人成为46个人里面唯一的幸存者,会有多么的感恩。当你去感恩这一切的时候,你不会埋怨任何你失去的。因为你所拥有的,已经是非常来之不易的了。剩下的一切,值得用一生来守护。”

廖智说,健全人和残疾人双方虽然身体上有差异,但都需要正面的教育。当然,残疾群体的自我认知也需要改变。她希望残疾群体可以放下顾虑,“戴着假肢,也能穿短裤短裙自在地走在街上。”

廖智说,“我要一直做一个幸福的人,一直笑着活下去,让那些拥有一切的人都可以来羡慕像我这样一个一无所有的人,那我才是真正的幸福的人。”躺在病床上的廖智决定把这个信念传达给其他的病友们。她每天去敲开几个病房的门,用她的热情融化其他病友,与他们成为朋友。于是“轮椅队”的聚会地点一改再改,当廖智的病房摆不下那么多的轮椅后,聚会的地点改为医院大厅,后来又改到了医院的大院。

廖智对自己的假肢从无顾忌,有时会将视频分享在社交媒体上。有网友留言建议她穿条长裤,别露出腿来吓着孩子。“这是我作为一个独立有尊严的人的自由。”廖智正视自己身体的残缺,但她更认为,“这不影响我生气勃勃地活着”。

于是廖智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伴着激烈的音乐每日每夜的忘我练习,她对自己说“我一定要走出去,我还要跳起来。我宁愿承受身体的痛苦,也不愿意面对空空的自己。”十多天后,当厨房的热水烧开时,廖智不经意间走出房间将热水倒入水瓶,抬头却迎来父母惊喜而含着眼泪的目光。

在截肢手术整整两个月后,2008年7月14日,着一身红衣“跪”在大鼓上的廖智,敲起鼓槌,挥动绸带,奋力起舞。台下的观众全程站立观看,结束时甚至热泪盈眶,并报以掌声雷动。

于是,她不顾父母的反对,从艰难的跪姿开始了每天的训练。导演组为廖智定制了一个可支撑她在上面舞蹈的大鼓,就这样,她每天缠着绷带,在母亲的陪伴下到文化馆排练,“每次换药都得耗时两个多小时,那时的汗啪嗒啪嗒地往下落。”身体的痛被廖智咬牙挺了过去。

“要想保命就得截肢。”对于很多人来说,这个选择无需纠结。可在地震发生之前,廖智是一名舞蹈老师,还与朋友联合办了一个舞蹈学校,截肢,无异于为廖智的人生梦想割了一刀,以后不能正常走路,更无法再跳舞。

“阿姨是机器人。”廖智还跳了一段机械舞,并模仿机器人的状态与孩子们握手再见,小朋友喊着“我见到真正的机器人了”,欢快地离开了。

曾经的婚姻经历,加上遭遇地震后的自我认知重建,让她期待遇到一个能和自己灵魂发生碰撞的人。

当她在5月13日傍晚被救出时,成为那栋楼里唯一的幸存者。但痛苦的抉择接踵而至。由于房屋坍塌时伤到了廖智的腿部,被埋的30个小时里,组织已经坏死,医生告诉她,若不立即截肢,坏死组织产生的各种毒素会进入心脏及循环系统,危及生命。

2008年5月12日,家在四川省绵竹市汉旺镇的廖智,与彼时十个月大的女儿还有婆婆待在家里。下午2点28分,地震突如其来,一切瞬间陷入黑暗之中。

以Charles的工作为重,廖智陪伴其右。他们一家人从上海到重庆,又从重庆回归上海,就在记者联系到廖智时,她离沪搬至北京也就月余。

谈及当下的状态,“女儿、妻子、妈妈”多个角色集于一身的廖智,更容易找到与更多残疾人朋友的共通之处,她希望自己能为残健共融多做些事情。

地震前就发现丈夫出轨的廖智,地震后又独自承担着女儿和婆婆离开的伤痛,丈夫却鲜少露面,这让廖智决定离婚。“当别人越看不起我时,我越要活出个样子,还要证明比他们强。”

假肢,让文化背景、人生经历完全不同的两人相遇了。2014年,廖智与Charles组建起了自己的小家,也相继迎来了宝贝女儿和儿子。

2013年5月的一天,为了解决穿着假肢跳舞的一些问题,廖智找到了一家冰岛假肢公司在上海的分部咨询,当时接待她的便是高大又稳重的Charles。

廖智不会主动提起那些伤痛的过往,直到记者问起有关地震的事,她没有拒绝,也愿意分享。

希望

活着

在这段被命名为《鼓舞》的舞蹈中,这位失去双腿后仍用毅力舞动人生的美丽老师,在举国上下众志成城,抗震救灾的当时,鼓舞了太多人。廖智的名字也随即传遍大江南北。

手术后的廖智,身体虚弱,本就娇小的她,体重不过50斤。“没了腿,也不是废人啊,还有很多事可以做。”廖智会坐在病床上,开解过来找她哭诉的病友,她还会坐在轮椅上模仿周星驰电影里的桥段,总能逗得周围病友们哈哈大笑。

之后,廖智频频接到电视台的演出邀请。2008年9月出院后,为了贴补家用,同时让自己不被残缺“打倒”,廖智开始接演出和广告拍摄,“有时哪怕只包吃包住、包机票,有机会,我就奔过去做。”她回忆到,有一次熬了几个通宵拍广告,“最后要拍摄一个躺着的镜头,我竟然会累到睡着了”。

不仅认可Charles,廖智在恋爱后还更加在意别人的眼光,与Charles约会,她会很刻意地穿衣服,把假肢遮盖住。看到这些,Charles会拦阻她,“没有腿要戴假肢,和我视力不好戴眼镜,其他人耳力不好要戴助听器是一样的,kate(廖智的英文名字)很美丽。”走在路上,Charles都会把廖智搂在怀里,疼爱与理解,让廖智渐渐卸下了心里的负担。

2013年4月,在四川雅安发生地震时,廖智不顾当地的恶劣环境,前往灾区志愿救灾,戴着假肢在废墟中搭帐篷,为受灾群众送衣送粮。此外,她还在老家的小学做义工,教孩子们跳舞唱歌,帮助那种肢体有残疾的孩子去融入他们所在的班级。

前段时间,廖智坐动车去重庆,到站下车后就有几个小孩围上来,问她,“阿姨,你的腿怎么了?”之后有家长追过来批评孩子没礼貌,反倒是廖智的举动既教育了家长们,又让孩子们感到兴奋。

机会,就这样悄然而至。

廖智的语速极快。她不希望与“灾民”,这样怜悯式的标签永远绑定在一起,“我想要证明自己是有独立价值的,不是寄托于灾难带给我的,而是让大家看到我自己的长处在哪里。”

本文由资讯中心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却因假肢邂逅了爱情,CNTV原创系列微电影